<address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menuitem></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span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span></form>
      <address id="15vh5"><nobr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15vh5"></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form>

            <address id="15vh5"></address>
            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晨網>>文章>>公益

            女兒走出無聲世界后 她幫八百聽障兒童獲“新聲”

            時間:2021年01月11日 編輯:郭治華 來源:廣州日報

            22年前,伍雪玲的女兒晴晴有聽力障礙,她第一次到特殊學校學習如何幫助聽障兒童恢復聽力。經過1年多的艱辛努力,她的女兒終于可以開口說話。當更多人得知伍雪玲女兒的奇跡后,許多聽障兒童家長找到伍雪玲,希望她幫幫自己的孩子。“我是被孩子的家長們推著走到今天的。”伍雪玲說。

              幫助聽障兒童康復之路,艱辛無比,伍雪玲堅持了整整22年。20多年下來,一共有800多名聽障兒童在她的幫助下恢復“新聲”,她也被孩子們親切地稱為“伍媽媽”。伍雪玲說,她希望女兒將來大學畢業后能接過自己的班,傳承這份“愛的事業”。

              伍雪玲是深圳市羅湖區晴晴言語康復中心主任,這個康復中心是以她女兒的名字命名的。經過伍雪玲堅持不懈的培訓,如今,女兒已經順利成為廣州一所大學的大三學生。

              幫女兒走出無聲世界

              晴晴在七八個月大的時候,被確診為極重度神經性耳聾,幾乎全聾。“聽力障礙分重度、極重度、輕度和中度4個等級,晴晴是極重度,所以哪怕是配了助聽器,她還是什么聲音都聽不見。”為了女兒的未來,當時年輕有為的伍雪玲辭去了工作,帶著女兒四處求醫。

              而要讓晴晴聽到聲音,安裝人工耳蝸是唯一的辦法。當時,安裝人工耳蝸需要20萬元,在女兒出生的前一年,也就是1998年,伍雪玲一家才花20萬元在深圳布吉買房,為了幫女兒裝耳蝸,她決定賣掉這套房子。在晴晴兩歲2個月大的時候,終于植入了人工耳蝸。

              聽到聲音只是第一步,學習開口說話又是另一個漫長的過程,伍雪玲一遍遍地教,終于在人工耳蝸開機兩個月后,第一次聽到了女兒叫“媽媽”。到了兩歲9個月的時候,她就像普通孩子一樣,去幼兒園上學了。

              賣房建起言語康復中心

              晴晴后來和正常的孩子一樣上學,小學五年級時還考了年級第一,伍雪玲幫助聽障兒童康復的“奇跡”開始在深圳傳開。當時,很多聽障兒童家長找到伍雪玲,希望她用幫助晴晴康復的那套方法,幫助自己的孩子康復。

              為了幫助更多和晴晴一樣的孩子能夠重新聽到聲音,2008年,伍雪玲賣掉了自己在深圳的唯一房子,換了一間商業寫字樓,晴晴言語康復中心成立了。伍雪玲的言語康復中心是深圳首個幫助聽障兒童進行聽力恢復的康復中心。“我的康復方法都是我在學習的基礎上自己摸索出來的。”起初,有4個孩子在這里做語言康復訓練。到后來,來找她的人越來越多。但因為康復周期長,在康復的前兩年,往往很難見成效,這讓很多康復師都失去了信心。

              有一段時間,康復師跳槽流失很嚴重。“我們這邊也不能給出很高的工資,畢竟,我們這個康復機構還是帶有一定公益性的,如果從學校招人,很多老師不愿來,如果從學醫的大學生中招人,他們多數又更愿意去醫院工作。”

              她是800多位孩子的“媽媽”

              伍雪玲告訴記者,十聾九啞,而幫助聽障孩子恢復語言能力,開口說話,沒有別的辦法,唯有靠愛心、耐心、熱心。伍雪玲的學生們都佩戴著耳蝸,伍雪玲親切地稱呼他們為“天線寶寶”。在伍雪玲的辦公室,有一個厚厚的筆記本,上面記載著每個孩子每一天在學校表現如何,這樣的“成長日記”,伍雪玲一共有幾百本。

              “我要讓這些孩子跟我的女兒一樣學會說話,就是這樣的信念支持我走下來,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我都不會放棄。”

              康復中心剛開業,就來了一位特殊的聽障兒彬彬。彬彬來到康復中心時已經快8歲了,雖然錯過了最佳的康復治療期,但是伍雪玲并沒有放棄彬彬,她每天為孩子進行“特訓”,為他設置了獨特的課程表。刻苦而系統的康復訓練,讓彬彬只用了八個月就奇跡般地恢復了語言能力。“彬彬后來進入小學和其他正常孩子一起學習了,還成為深圳大學生運動會開幕式的拉丁舞領舞!”說起這個孩子,伍雪玲滿是自豪。很多聽障兒童如果在有效期內得到專業訓練,康復率能到90%以上。但遺憾的是,很多家長缺乏這方面的知識,從而放棄了治療。這也讓伍雪玲感到痛心。

              為了康復中心,她長期超負荷工作,甚至曾兩度流產,這20年的周末,她幾乎都不曾休息過。伍雪玲為了聽障兒童四處奔波,為了向社會募集善款幫助貧困聽障兒童安裝耳蝸,她經常要參加籌款活動,向大家介紹自己在做的幫助兒童恢復語言能力這項工作的重要性。這么多年下來,她累計共向貧困生發放康復金100余萬元。

              希望女兒能接自己的班

              隨著需求越來越大,晴晴言語康復中心已經在深圳開起兩家分校。過去20多年,伍雪玲的言語康復中心一直不缺孩子,最讓她頭疼的還是師資問題。她希望政府部門能重視民辦康復教師的待遇和地位,這個行業的老師應該與國家義務教育的從業人員享受同等待遇。還讓伍雪玲十分頭疼的一件事是,孩子們在康復中心經過兩年康復恢復聽力后,上幼兒園卻屢屢被拒收,為此,她還想自己辦一個幼兒園。

              不過今年的疫情,也讓她的康復中心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面對將近半年的停業期、伍雪玲堅持自己給41名工作人員發工資,還以個人貸款開起了網店,補貼機構開支。

              如今,女兒晴晴也經常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跟著媽媽參加活動,以現身說法來鼓勵更多聽力障礙的孩子去接受康復訓練。伍雪玲說,她有一個心愿,就是希望將來女兒大學畢業后能接自己的班,幫助更多有聽力障礙的兒童恢復“新聲”,告別無聲世界。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晨網
            友情鏈接
            球盟会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