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menuitem></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span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span></form>
      <address id="15vh5"><nobr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15vh5"></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form>

            <address id="15vh5"></address>
            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晨網>>文章>>新聞>>要聞

            牢記囑托建新功 | 一位橋吊司機的擰勁兒和闖勁兒

            時間:2022年09月26日 編輯:王海清 來源:新華社

            2020年3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寧波舟山港穿山港區,冒雨察看碼頭現場集裝箱作業場景,聽取港區情況和復工復產情況匯報,同港口職工代表親切交流。橋吊司機竺士杰作為代表向總書記匯報工作。

            看到港口職工精神昂揚,習近平總書記稱贊說:“港口是支撐經濟發展的基礎性、樞紐性設施,你們是一支非常硬核的突擊力量。”總書記對寧波舟山港提出殷切期望:“要堅持一流標準,把港口建設好、管理好,努力打造世界一流強港,為國家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浙江寧波舟山港穿山港區,萬噸巨輪云集,橋吊高聳林立,集裝箱卡車往來不息。

            一大早,橋吊司機竺士杰準時乘坐工程電梯,直達在49米高空的工作崗位——懸掛在橋吊大梁下的司機室。

            坐在這個相當于16層樓高、僅有幾平方米的狹小空間里,通過腳下的透明玻璃往下看,地面上的集裝箱就像一個個火柴盒,集裝箱上的鎖孔更是像針眼一樣小。

            竺士杰低頭彎腰,瞄準集裝箱四邊,熟練地操作各種手柄和按鈕,控制著重達千噸的龐大橋吊,將帶有4個錐形鎖頭的吊具緩緩放下,然后穩穩地送入集裝箱四角的鎖孔。

            竺士杰在浙江寧波市北侖區穿山港區港口橋吊上作業(2022年5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漢 攝

            著箱、閉鎖、拉升、落箱、開鎖……動作行云流水,不到一分鐘,一個龐大的集裝箱被準確放在了指定位置,上下層疊放誤差不超過2厘米。

            這樣的工作場景是竺士杰最熟悉的。在碼頭待了20多年,他的膚色黝黑,利落的平頭,穿著略顯褪色而又整潔的工作服,看起來質樸敦厚。時間的磨礪,使他成為在高空中“穿針引線”的橋吊高手,每一個動作的精細控制都早已形成肌肉記憶。

            不過近年來,碼頭設備智能化改造快速推進,遠控操作集裝箱裝卸成為大趨勢。竺士杰這樣的老司機遇到了新挑戰。

            在浙江寧波市北侖區穿山港區港口,竺士杰在工作中(2022年5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漢 攝

            “過去我們工作時全憑肉眼。用上遠控后,操作傳統設備‘望聞問切’的方法都不管用了,沒有自己的直觀感受,只能依靠畫面和數據。”竺士杰說,“駕馭這樣的遠控設備,對我來說是全新課題。”

            去年6月,穿山港區完成首臺傳統橋吊的遠控改造,竺士杰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3分多鐘!首次嘗試,耗時比操作傳統設備的平均用時足足多出一倍。竺士杰心里不是滋味:“這哪行啊,用時太長了!”

            橋吊效率是一座港口運行效率的關鍵指標之一。“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我們堅持一流標準,遠控操作效率必須提高!”竺士杰“不服輸”的擰勁兒上來了。

            當年,技校畢業進入港口工作之初,竺士杰就憋著要爭上游。工作不到半年,他就成為操作20多米高龍門吊的熟練工。“橋吊司機技術含量更高,我就想上40多米的橋吊挑戰自己。”日復一日的刻苦練習,讓他創造了一小時起吊185個集裝箱的紀錄,成為同行中的佼佼者。

            如今面對新挑戰,竺士杰又成了剛入門的“學徒”,一頭扎進對遠控操作的研究,也激起了自己的闖勁兒。

            沒有經驗可循,就自己摸索。他和同事研發了一套集裝箱碼頭作業動態模型。“有了模型,能把抽象理論變成直觀動作,讓司機理解設備運行原理,在操作端降低故障率。”

            采集數據、設計圖紙、尋找材料……日常工作之余,竺士杰把幾乎所有時間都用在開發這個模型上。沒有模具就自己開發,沒有現成零件,就想方設法找東西替代,光是吊具伸縮梁,就來回試了十幾種不同規格的磁鐵。

            竺士杰(左三)在浙江寧波市北侖區穿山港區的工作室內利用模型向青年工人講述橋吊操作原理(2022年5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漢 攝

            一個尋常的周六,早上7點,電話急促地響起,是模型師傅打來的:“竺師傅,不好了,工作室著火了。”

            竺士杰一下子蒙了,火急火燎趕到現場。設計圖紙和剛做完的橋吊大梁模型都燒沒了,兩三個月的努力付之一炬。竺士杰心亂如麻。

            幸好,模型數據保存在電腦里。冷靜下來,竺士杰告訴自己,哪怕回到起點,這條路也一定要走下去。自此,下班后、節假日,只要一有空,竺士杰就上門找模型師傅,從頭再來。

            “這套模型用了一年多才做成,近萬個零件,精度誤差不到1毫米。”竺士杰操作模型遙控器,吊臂的收放、鋼絲繩的松緊、吊具的傾轉角度……真實作業場景被最大限度還原。“現在它可是我們司機培訓的獨門‘寶貝’。”

            在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創新工作室里,還有不少“寶貝”讓竺士杰如數家珍:和高校合作開發的遠控模擬設備,既不占用碼頭作業資源,又提供了實踐操作平臺,培訓司機可少不了它;沉甸甸的操作手冊,記錄了自己20多年的操作經驗,這兩年多,這本操作法越寫越厚,司機遠控吊箱的平均時間越來越短……

            竺士杰和同事們一邊鉆研理論知識,一邊苦練操作技術,終于有了收獲——

            寬敞明亮的遠程控制室里,19個攝像頭傳回作業現場不同角度的畫面,清晰呈現在6塊屏幕上。竺士杰端坐在操作臺前,眼觀六路,確認著碼頭作業面安全。

            “一切準備就緒。”一擋、兩擋、三擋……左手輕推搖桿,千米之外的49號橋吊無人司機室開始向前運行;右手同時推動吊具起升手柄,吊具在空中劃出一道流暢弧線,精準定位,穩穩抓住集裝箱。

            “起吊環節我最不放心,一旦疊放的集裝箱和下層有勾帶,可能造成掉箱,那麻煩就大了。”竺士杰緩緩拉著操縱桿,敏銳的目光在各個屏幕掃過,不漏過起吊狀態的每一幀信息。

            海陸兩側監控畫面無誤,重量顯示器數據正常。竺士杰放下心,一串熟練的操作,集裝箱穩穩落在卡車上。

            “1分36秒!”數字在計時器上定格,竺士杰揮了揮握緊的拳頭,“太好了!基本接近傳統設備的操作時間!”

            “箱子運行環節還可以優化,在人工介入和系統之間,盡量無縫對接。”擰開礦泉水瓶蓋,還顧不上喝一口,竺士杰便和身旁的工程師交流操作感受,提出改進建議。

            竺士杰(右二)在浙江寧波市北侖區穿山港區的工作室內利用岸橋遠控模擬操作終端向青年工人講解橋吊操作技巧(2022年5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漢 攝

            遠程控制室窗外,來自全球各地的萬噸巨輪靠泊裝卸,橋吊與卡車嫻熟配合,各環節流暢操作如同一首不間斷的碼頭協奏曲。

            “到明年3月,穿山港區集裝箱碼頭會有9臺橋吊完成遠控改造,智能化、自動化將使碼頭整體運行效率進一步提高。”竺士杰摩挲著遠控搖桿,“到時候,我們朝著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打造世界一流強港的目標會再邁進一步。”

            文字記者:魏一駿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晨網
            友情鏈接
            球盟会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