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 id="15vh5"></menuitem></menuitem></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span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span></form>
      <address id="15vh5"><nobr id="15vh5"><progress id="15vh5"></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15vh5"></address>

      <sub id="15vh5"></sub>
      <form id="15vh5"></form>

            <address id="15vh5"></address>
            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晨網>>文章>>新聞>>要聞

            上海成片舊改歷史性收官 這塊“硬骨頭”是如何被啃下的?

            時間:2022年09月27日 編輯:王海清 來源:?央視網


            點擊看視頻

            2022年7月24日,黃浦區建國東路68街坊及67街坊(東塊)二輪征詢首日,以97.92%的高比例完成簽約,標志著上海市已全面完成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困擾上海幾十年的民生難題得到了歷史性解決,那么被稱為天下第一難的舊改工作,上海人是如何啃下這塊硬骨頭的?我們來看記者在一線的調查。

            當時9月伊始,70歲的沈慧琳一家即將迎來全新的生活。隨著上海全面完成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他們馬上就要搬離這間住了30多年的老房子,15平方米的空間裝滿了打包完畢的物品和對蝸居歲月的點滴回憶。百年石庫門散發著中西合璧的海派腔調,也訴說著這座超大城市最急最愁最盼的民生難題。

            同樣是在建國東路68街坊建三居民區,這座廢棄的水塔格外顯眼。當年為了解決住房難題,人們見縫插針的造房子,高聳的水塔下面就藏著一個破舊的三層小樓,老李也曾蝸居著好幾戶人家,穿過漆黑的樓梯間,再沿陡峭的木梯而上,這個不到7平方米的空間,就是寶志華一家3口曾經的家。

            眼下,盡管整個社區搬走的居民已經超過八成,但居委會黨總支書記陳瑜每天還是要走走轉。

            今年88歲的胡榮干和老伴已經在這里生活了50多年,14.3平米的狹小空間,各種物品堆放得滿滿當當,床的一頭便是抽水馬桶。這樣的日子馬上將成為過去,兩位老人已經完成了房屋征收簽約,動遷組很快就會幫助他們搬進新家。

            與建國東路68街坊一街之隔的徐二社區屬于67街坊東塊,這里的房子大多修建于1925年前后,生活在這里的900多戶居民,在今年7月之前絕大多數都還過著手拎馬桶的日子。

            上海市黃浦區徐二居民區黨總支書記 呂黎明:我們這里小區有三個倒糞站,(每天早上)陸陸續續人很多,有時排隊倒馬桶、倒痰盂。

            陸家嘴是上海,老虎窗、亭子間也是上海,黃浦江蜿蜒流淌是上海,弄堂里的曲折過道也是上海。拎著馬桶看東方明珠,折射出的是上海老城區百姓難以言說的窘迫和無奈,也是上海人治理上海最難的工作之一。

            上世紀90年代初,上海市民住房矛盾異常突出,數10萬戶家庭人均居住面積低于4平方米,其中3萬多戶家庭人均居住面積不足2.5平方米。急老百姓之所急,想老百姓之所想,30年的時間里,舊改始終是上海最大的民生、最難的課題。從1991年到2022年上半年,上海完成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約4000萬平方米,受益居民約165萬戶,任何改革都有這樣的規律,越到最后越是最難啃的骨頭。黨的十八大以來,特別是近5年,上海下定決心提出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全面完成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這是對百姓過上美好生活的莊嚴承諾。從2017年至2022年,5年累計改造二級以下舊里房屋328萬平方米,受益群眾16.5萬戶。盡管受到疫情影響,但仍將上海市住房發展十四五規劃中,2022年底完成成片舊改的目標提前交出了優異答卷。

            同濟大學原常務副校長 伍江:這是一個奇跡,后面是最難的,這是城市發展的規律,舊改難也許全中國都差不多,但是上海因為這個城市特殊,人口多、密集,它難度更大。

            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萬勇:住房短缺、居住擁擠是世界性的問題。民間說舊區改造是天下第一難,真的是這樣,(上海)市委市政府對于舊改的決心也更大,難度也更大,壓力也更大。最近5年實際上是收官期,啃的是硬骨頭,我們畫了一個拋物線,30年動遷到了最近5年,在大家的努力下這個拋物線翹上來了,舊區改造考驗決心和毅力,也考驗攻堅克難,破解瓶頸難題的治理能力。

            2022年9月初,一部講述上海舊改搬遷弄堂百姓生活的原創舞臺臺劇《寶興里》正在加緊彩排,而這部即將公演的舞臺劇故事內容就取材于上海寶興小區的舊改搬遷。

            徐麗華是寶興居委會成立以來第五任黨總支書記,2018年他上任時,這片老石庫門里弄房屋破舊、隱患突出,沒有獨立的廚衛設施,戶均居住面積只有12.6平方米。2019年寶興里居民終于盼來了舊改,但陳青苗一家卻陷入了糾結之中。

            寶興里居民:(搬遠了)我媽也不是很方便,考慮要去醫院什么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舊改中,各種家庭的難處與矛盾經常被放大,寶心里同樣如此。為了精準摸排,徐麗華和同事們特意制作了一張問題清單,負責給清單打勾肖像的是黨建引領下的群英會。寶興里項目首次在區級層面構建舊改項目黨建聯席會議加臨時黨支部的黨建工作機制,集合各方力量群策群力、攻克難題。

            上海市黃浦區寶興居民區黨總支書記 許麗華:關鍵還是要了解(居民)的難處到底是在哪里,打消他很多的顧慮,從不開門,從打開沙門到進到房門,然后才能坐下來,再跟他慢慢講舊改的政策,最后讓他能夠接受。

            既講征收政策的普通話,又講居民容易聽聽得進的上海話,心結就這樣被打開了,問題清單也在一天天縮水。2020年僅用172天寶興里實現了全部1136戶持證居民100%自主簽約,100%自主搬遷,刷新了中心城區舊改成果新紀錄。黃埔區從寶興里舊改中探索出了推動舊改群眾工作的寶興十法。

            上海市黃浦區寶興居民區黨總支書記 許麗華:其實我們理解工作十法,叫群眾工作十法,所以它的核心就是群眾想盡辦法去幫他解決這些問題,最后他才能夠如期的去簽約去搬家。

            如今曾經居住在寶興里的老街坊都已經陸續搬入了新房子,而徐麗華最開心的就是收到他們發來的新家照片。

            破解難題要從解開老百姓的心結入手,而更為重要的是用制度保障征收工作的陽光透明。這是2021年7月30日,黃埔區122舊改地塊征收辦公現場,已經簽約結束的居民圍著這塊觸控屏查看最新情況。

            百年歲月里繁花似錦的遠東第一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上海記載歷史的獨特方式就是散布在老城區里的這些古老建筑。上海的舊區改造不僅是在執行人民城市的理念,同時歷史建筑和理論里的上海風貌又將如何延續,也考驗著這座城市的精細化治理。

            91歲的郭俊春老人出生在位于黃浦區喬家路里弄的書隱樓,這座有著250多年歷史的建筑,很多房間都已是四處透風的空殼,在臺風田里風裹著雨水直接灌進來。眼前殘破不堪的景象,讓人很難把今天的書隱樓與歷史上上海三大名媛之一聯系起來。但從精工細作選材考究的雕花上,依稀還能感受到它被塵封的歲月風華。郭俊春老人在這里居住了80多年,看著從小生活的老宅一天天衰敗,他既心痛又無奈,地層修繕所需的巨額資金老人一家根本無力承擔。

            建筑就是時光凝固的歷史,要建設一座人民之城,星羅棋布的古老建筑群必須被善待被保護。喬家路地塊地處老城鄉歷史文化風貌保護區,有著十分豐富的歷史遺存。但同時這里也是上海老城鄉居住條件最差的地區之一,居民對舊改盼望理解。然而前期房屋征收成本越來越高,光靠政府財政投入難以為繼,若讓開發商來改造成本收益可能倒掛,參與改造的意愿也在降低。

            既要改善民生,又要延續文脈上海舊改要同時完成這兩項任務,就必須破解資金這個卡脖子的難題。2019年喬家路地塊探索了“市區聯手、政企合作,以區為主”的舊改新模式,由市屬國有企業上海地產集團與區屬國企金外灘集團共同組建以城市更新舊區改造為核心內容的平臺公司,全方位參與喬家路等地塊的舊區改造工作。

            有了機制的創新,不到一年的時間,書隱樓理清了復雜的產權,資金平衡難題也得以解決。這座250多年歷史的私家園林建筑收歸為國有,搶救和修復工作隨即展開。許菁蕓和團隊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對這里的每棟建筑進行一棟一冊的甄別和健康。

            上海北外灘東長治路50號,這座始建于1934年的建筑,是雷士德工學院的舊址,雖然僅辦學10年,卻為中國培養了一批不可多得的工科人才。如今歷經近90年風雨洗禮,這座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筑正在修繕保護中,重新煥發生機。建筑材料樣本陳列室里,工程師們正在對比新到的瓷磚材料。

            把歷史建筑像對待老人一樣精心呵護,是上海這座國際都市的時代責任和擔當。2017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舊區改造方案,由拆改留并舉,以拆除為主,調整為留,改拆并舉,以保留保護為主。并且基于中心城區歷史建筑普查,明確提出730萬平方米理論建筑應當予以保護保留的目標。2019年上海市出臺新版歷史風貌區和優秀歷史建筑保護條例,2021年8月更是在國內率先以地方立法形式出臺了上海市城市更新條例。

            同濟大學原常務副校長 伍江:拆改流為以拆為主轉向留改拆以流為主,并不是說我們不要改善,只不過我們發展的觀念和模式變了,我們更多的是從西部出發,從規律出發,來讓人們在物質空間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時,充分的照顧到我們的其他的需求,特別是歷史文化的需求。其實十八大以后就提出了我們國家的轉型問題,從速度數量為發展的目標轉變為高質量發展,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標志。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 周儉:上海一直在想或者在在探索怎么樣把人民城市發展思想融入到我們的城市更新,政府的各個部門,包括領導都是在想方設法的動腦筋,也一直找我們的專家或者說專業人員去探討,在改善民生的基礎上,又推動經濟發展,又改善地區的品質。

            如今新天地、田子坊金朝8弄,經過翻新改造后的城市新地標,讓歷史文化與現代生活融為一體,創造出一座建筑可閱讀街區可漫步歷史可追憶的城市。最近一段時間,建國東路68街坊建三小區的弄堂里彌漫著離別的氣氛。當居民們紛紛奔向更為寬敞的新天地,居委會的社工也因為舊改工作的落幕,將要分流到新的社區工作。到新的地方越來越鋒越順利。不久的將來。胡阿公也將搬入盼望已久的新居。

            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萬勇: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舊區改造這個工作實際上正好詮釋了人民城市重要理念。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必然包括城市的復興,而城市復興最精要、最艱巨的部分實際上是在舊區、在舊城。上海通過舊區改造寫下了輝煌的篇章,走出了一條中國超大城市舊城區現代化治理之路,可以說是中國式現代化的樣本,也是世界人居發展史上的重大歷程。

            一處處舊里換新顏,一家家洗遷新居的背后是把人民城市理念落到點點滴滴,是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變成可感的現實。正是持續的機制攻堅和精細的治理功夫,才能在發展與離別中留鄉愁,在梧桐夜、咖啡、香間流淌煙火氣。當舊改的陽光照進百年石庫門,既溫暖了人心,又喚醒了文脈一磚一瓦一樓一閣,舊改為這座城市創造了一個更有溫度的未來。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晨網
            友情鏈接
            球盟会网页版